首页 »

深度 | 丑闻缠身还能“晋三”,安倍真能青史留名?

2019/10/10 7:19:48

深度 | 丑闻缠身还能“晋三”,安倍真能青史留名?

安倍“晋三”了。在20日下午结束的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中,现任党首安倍以553票对254票的压倒性优势击败对手石破茂,毫无悬念地实现“三连庄”。颇为讽刺的是,数月之前,因政治丑闻发酵,自民党内部“倒安”势力风起云涌。安倍何以成为“政治生还者”?这场胜利对其本人和日本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石破输得“体面”

 

“安倍的成绩与预期差不多,”上海市日本学会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吴寄南指出,国会层面,他获得党内5大派系、竹下派众议员和一些无派系议员的支持,共拿到329张(超过八成)的选票;地方层面,他拿到224票,比6年前进步显著。

 

值得一提的是,吴寄南认为,石破茂并非一败涂地,反倒可以说表现不俗。首先,他在国会赢得73票,远远多于他所在派系的20张选票;在地方拿到45%的选票,尽管较2012年大幅缩水,但同样多于预期。其次,党内明星人物小泉纯一郎儿子小泉进次郎将选票投给了他。由此可见,尽管单挑安倍赢面甚小,但石破仍显示出一定的影响力,输得“体面”;此外,党内“倒安”势力仍不容小觑。

 

安倍何以“生还”

 

回望几个月前,安倍一度灰头土脸:身陷“地价门”、“亲信门”、“瞒报门”等丑闻,支持率跌破不支持率,“倒安”势力蠢蠢欲动,就连政治导师小泉纯一郎都觉得他连任“很悬”。让人意外的是,安倍并未一蹶不振。在日本《时事新闻》9月7日至10日的民调中,其支持率已触底反弹至41.7%,系2月以来首次超过40%。

 

事实上,自2006年首次执政以来,安倍政权数度涉险。但他每次都能动用各种资源化险为夷,并在选战中获得压倒性优势。安倍何以屡屡成为“政治生还者”?

 

安倍同僚们认为,这缘于其在2007年首相任期戛然而止后锻造出的钢铁般决心,也得益于其对国家政治经济的透彻理解,以及一大笔好运气——一来,朝鲜来势汹汹的导弹发射和核试验将日本民众的注意力集中在国家安全上,削弱了人们对安倍增加国防开支和扩充军备政策的反对;二来,反对党分崩离析,使得安倍连赢五场选举胜利(3次众院选举、2次参院选举);三来,自民党党内没有强劲对手,37岁的小泉进次郎算是党内最受欢迎的成员,但仍被不少党员视为“少不更事”。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资深专家组成员王少普认为,安倍能够顺利胜出主要有三方面有利因素。

 

其一,经济政策对日本民生和经济状况起效。美联社指出,6年前再次上台后提出的“安倍经济学”——宽松的货币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和一系列监管改革——是安倍屡屡“生还”的重要原因。自2012年以来,日本经济增长逾12%,系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强劲增长。这样的增幅和徘徊在20多年来最低水平的失业率,使得许多党内人士“选择性无视”不断发酵的政治丑闻。

 

其二,民众对“10年10相”的动荡局面心有余悸。“从自民党内部来说,2009年痛失政权的创伤后遗症仍在,”吴寄南指出,党内求稳气氛浓厚,不会轻易冒险换帅。

 

其三,变换策略,针锋相对地打出“地方牌”。“安倍在召集选举方面手段高明,”日本川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渡边恒雄指出,去年10月,在日本民众对朝鲜导弹威胁的担忧日益加剧之际,安倍呼吁提前大选;自民党顺势保住了众院三分之二的多数席位。“过去两次选举的时机都很巧妙,都是在反对派最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出击。”

 

不过,吴寄南认为,与其说是政绩,不如说是日本政治生态的变化使然:日本国内自民党独大、自民党内部安倍“一强”。具体而言,安倍所在派系是党内最大派系,不仅能够发挥党首优势,垄断各种政治资源(阁僚职位分配权、政治资金处置权等);也通过强势的政治作风和运作方式,打压和逼退其他派系力量。尽管目前来看,其他派系领袖多是敢怒不敢言,但也为未来执政道路埋下隐患。

 

未来执政三大难题

 

对安倍而言,再次当上党首意味着再过14个月,他将接替20世纪初先后三次出任内阁最高长官的桂太郎,成为日本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不过,有观点认为,不要指望日本各地会为安倍举行庆祝仪式,他的民意支持始终不温不火。

 

“日本接下来将迎来几件大事:明年的G20峰会、天皇退位、2020年东京奥运会等。在首相位子上参与这些节点,安倍自然希望自己青史留名,”吴寄南指出,但在未来的执政道路上并不都是鲜花和掌声,他将面临三大难题。

 

首先,经济问题。“安倍经济学”已是强弩之末,尽管东京仍是一派繁荣,但地方经济一片凋敝,中小型企业生存艰难。明年10月,政府恐怕很难再度拖延消费税增税计划。在消费疲软、老龄化日趋严重的背景下,大多数民众担心,相关政策的实施可能进一步破坏国民经济。彭博社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发出一系列新威胁,下一轮日美贸易谈判预计将在9月底前举行。“特朗普届时很可能会向安倍施压,在他刚刚胜选之际给他一个下马威。”吴寄南说。

 

其次,外交问题。安倍比历任首相都更重视日本外交,出访和峰会次数都更出彩,但并没有交出一份更为靓丽的外交成绩单。美日关系并没有打破“美主日从”的被动局面,日本很难表现出更多自主性;俄日关系也不过是通过与普京总统的22次会面,营造出个人关系良好的表象,一触及两国关系的痛点,安倍就不敢“接球”;中日关系可能是唯一的加分项,双方已敲定安倍下月访华,但两国关系的结构性矛盾和日本的对华认知并无改观,如何把握外交全局仍是安倍面临的一道难题。

 

再者,修宪问题。安倍已在年初设下时刻表:将2020年定为新宪法元年,计划在今秋国会临时会议上提交“自民党修宪案”,加入“承认自卫队存在”的条款。“但日本社会上一直都有批判自卫队地位的声音,”王少普指出,共同社最近的一项民调显示,约有69%的民众反对在国会临时会议上提交修宪草案。

 

“从政治氛围看,民众对修宪仍持怀疑态度,”吴寄南说,如果安倍强行推动修宪,不仅可能遭遇执政盟友公明党的反对,同时可能在明年举行的两场选举(地方统一选举和参院选举)中遭遇滑铁卢。

 

总之,安倍再度赢得自民党党首,但并未赢得人气,执政道路上仍埋藏着诸多软肋和隐患。专家指出,日本国内仍有70%的民众不接受安倍对多起政治丑闻的解释。“人们既支持他,又不支持他,”日本埼玉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教授松本正雄说,“眼下,他们希望局势继续下去,因此没有理由让安倍下台。”